当前位置:主页 > 免费视频网站 > 正文

为了拯救成人产业,女优们开始与日本政府叫板

名为“救济”的新法,却完全无视了AV行业的运转逻辑与规律。

6月15日,日本参议院通过了此前关注度颇高的《AV出演被害防止及救济法》法案,并决定将于当月23日开始正式实行。当天的议事会,只有一位议员持反对意见。

该法案的主旨简洁明了,简单点来说就是参演成人影片的演员们有权拒绝自己不喜欢的事。

作品拍摄前必须与演员进行事先确认,若实际情况与合同不符,参演者可当即退出;演员能在影片发布后的1年之内可以无条件解约、下架作品,甚至是要求业者停止贩售或发行相关内容,而当事者无需负担任何赔偿费用。

太长不看版:当面签合同、演员不满意可以当场拒绝、拍完了有4个月的缓冲时间、两年内可随时解约

对此,政府方面的解释是“保护成人片演员的权益”。立法人员认为此法案有助于挽救那些误入歧途、不慎签约霸王条款的入行新人。同时,他们也希望这个有些特别的行业能借此机会多多关注AV参演者自身的心理生理方面的诉求。

然而,坐在国会议事堂里的议员大概也没有想到,这条为了保护从业者而生的法案,会在一夜之间动摇整个行业,甚至让无数演员面临就此失业的风险。

1

27岁的新条希是一位人气平平的现役AV女优,如果忽视掉她凄惨的身世的话,她也是一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成年女性。父亲在她的童年时离去,母亲此后也经常发病般对她拳打脚踢。19岁时,新条希永远离开了这个家庭,两年后,她走进了AV行业。

之后,这位毫无名气的小演员这些年经历过的辛酸苦闷差点压倒了她的人生。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年,她一度产生过自杀的想法。一年后,她调整了心态,将艺名更换为金苗希实,离开事务所选择单干,以此为契机开始属于自己的全新人生。

金苗希实还创建了专门的推特账号为受父母虐待的孩子们进行心理疏导

在她1万粉丝的推特账号主页里写着一句真诚的自白:“哪怕一辈子只有一次也行,好想火一把啊”,而在此次的AV新法推行后不久,她的一句不经意间的抱怨帮助她实现了这个梦想。

根据金苗希实的自述,她目前已经是自由从业者,没有大公司的兜底,要如何度过接下来空白的一个月将会是一大难题。为此,她也只能祈祷不定期的线下活动或是相关的摄影会能在这段时间垂青于她,让接下来的日子好过些。

金苗希实的现状并非个例。

月岛樱(月島さくら)是一位在推特上小有名气的现役演员,在近日的采访中,她直言自己已经“交不起房租,搬回老家住了”;在线下实体店工作的员工也在推特上抱怨,由于新法的缘故,新上线的DVD越来越少,营收惨淡……

月岛樱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加上了“守护合理的AV”的标签

金苗希实的这条吐苦水的推特反应了行业的不景气,道出了大家的心里话,更让对这个行业无从了解的路人体会到了此事的荒谬。

而彻底点燃各位从业人员怒火的,是那些对此丝毫不知情却又表露出一番居高临下感的议员的态度。在推特上相当活跃的参议院议员塩村文夏,在得知此事后表示了自己的不理解,并一再强调“救济法”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出了问题请从自己身边找原因。

但事实就是,在这则名义上保护演员们的新法推行之后,业内大大小小知名或不知名的演员们集体出现了大面积停工乃至失业的悲惨现象。

那么,为什么打着“救济”名号的AV新法,会让现役从业演员们面临众多问题呢?

2

造成这种结果,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新法完全无视了AV行业的运转逻辑与规律。

在6月15日国会最终日里公开的AV新法,从法案立项到成立再正式实行满打满算不过两个月,这对于动辄观察一个月舆情,另行考虑法律实行日的日本法律界来说颇为罕见。

与之相对的是,AV新法中的繁文缛节反倒是不紧不慢,对整个行业采取了近乎绝望的时限规制。

按照新法规定来看,成人影片参演人员需要在签约合同1个月才能后参与摄影,而在摄影结束的4个月后,完成的作品才能在市场上进行贩卖。

尽管法案的原意大概是让参演人员有足够的缓冲时间考虑清楚自己的行为举措,但这条冰冷生硬的规定完全无视了客观的产业规律。

例如上文提到的金苗希实错过的7月摄影,想必会是夏日风情的氛围基调。在新法长达5个月的严格限制之下,于冬季姗姗来迟的夏日企划怎么想都不太合适,整个项目的取消自然也成了定局。

同时,既然演员有权将参演作品下架甚至禁止销售,为了回避潜在的风险,制片方想必会选择精简参演人数,以降低作品被单方面强制下架的可能性。只可惜如此一来,本就没什么名气的底边演员势必要面临着被大环境淘汰甚至是失业的悲惨境地。

过长的空窗期带来的是长达5个月的零收入。厂商的资金回转、演员的临时变卦,都将会对这个市场产生巨大的影响。

当然,新法的愚蠢与傲慢不止于此。在新法公布时的解释说明文中,AV行业被描绘成了一副“压榨员工、强迫劳动”的地狱景象,为了“救济”这些身处于水深火热中的花样少女们,此次的“救济法”应运而生。

但与大多数人理所当然的认知不同的是,成人影片的拍摄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般不堪,甚至于曾有亲身现场的演员坦言道,AV拍摄现场是自己见过最整洁最舒适,最尊重自己的工作环境。

现役成人片女星户田真琴特意撰写长文为这个行业正名,但在AV新法实行后,她的主页里加上了“2023年1月退出这个行业”的消息

作为法律允许存在的正当行业之一,目前的成人片业界与其他行业并无二致,同样依法纳税,同样遵纪守法。在法律的约束下,这个有些不太寻常的工种会尊重演员的个人意志,也会在拍摄前一再强调工作的特殊性——这些都是无数位现役演员反复证实过的真实现状,毕竟如果这个行业长年充斥着污秽不堪的潜规则,政府的铁拳也不至于直到今天才落下来。

当然,新法中提到的“强迫威胁”也并非无稽之谈。行业大前辈上原亚衣曾经表示“虽然自己身边并没有看到过被强迫拍片的演员,但这类现象的确存在”。

只不过对于这个有几十年历史的行业来说,落后于时代的刻板印象不该被贴在今天的AV行业。根据日本AV人权伦理机构的报告来看,整个业界95%的AV女优参与着正常的工作。

而剩下的那5%,则是由一条被称为“同人系”的另类分支所独占。同人系多以个人为单位,拍摄制作自己或是买家喜欢类型,并不是所有同人系都在法律边缘游走,只是违法犯罪类的绝大多数都出自这个门类。

AV新法没能打击藏在阴暗处的不法之徒,而那些遵纪守法的正规制片公司反倒被当作白痴。可以预见的是,未来走非法途径的从业人员势必会只增不减,整个行业建立起来的标准规章制度被法律亲手粉碎。

制定法律这类头等大事理应彻查行业大环境,实在不行还可以联系成立于2016年的AV人权伦理机构粗略了解现状,可在本次的AV新法实行前后,没有一位现役演员接受过来自政府的采访调查,大家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救济”,阴差阳错地丢掉了饭碗。

3

2022年4月1日,日本《民法》修正案正式通过。从这一天开始,日本的成年年龄从20岁下降至18岁。

日本政府下调成年年龄的本意是鼓励生活在人口老龄化严重的日本里的年轻人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尽管饮酒、赌马等尚有争议的活动仍有严格的年龄限制,但拍摄AV的签约合同并不在此列。换句话说就是,日本曾经的未成年人如今能够合法拍摄AV了。

20岁才能做的事:饮酒、吸烟、公营赌博、接收养子、考取中型大型载具的驾照

考虑到世界大多数国家都以18岁作为成人标准,将成人年龄下调两岁看起来也并无不妥。

但放到日本来看,这就是时隔146年的对于祖宗之法的变革。

“曾经的未成年人”与“合法拍摄AV”两个词的反差,对于保守人士来说实在是过于强烈,在成人法公布之后,日本社会风起云涌,关于如何保障这些初入社会的(前)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已经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

受近期新冠疫情的影响,失业潮已经演变为了急需解决的社会现象。像是近日美国遣返了大批无职日本女性回国后,在日本求职未果的年轻女性赶赴海外投身“风俗业”的灰色产业链才算是被公之于众,而她们出海的原因,有很大程度上是源于本土的“竞争”过于激烈。

不知为何,海外风俗产业的情报中提到了“中国人很有钱”这一现状

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社会舆论对于成人内容的声讨及批判显得尤为激烈与敏感。

今年4月4日,成人法案推行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日本国民级报刊《日本经济新闻全国版》接下了一部漫画的广告,并将其刊登于头版。漫画名为《星期一的丰满》,卖点是作品女主角丰满的身材,属于很常见的擦边球类作品。

事后来看,这则广告的投放时机实在不妥。漫画女主角过分张扬的身材激怒了部分读者,战火在此后的论战中愈演愈烈,一度成为整个日本的社会级话题。

联合国妇女组织日本支部也提及了此事

当成人内容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关于其可能引发的相关犯罪再一次被搬上了台面。这其中,潜在风险最大的当属打直球的成人影片,防控相关的犯罪事件的法律措施顿时被提上了日程。

日本曾盛传“官方明确了成人内容会诱发性犯罪”的谣言,后由警方亲自辟谣

在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日本国会于4月末制定了法案的基本框架,并于6月15日公布,且在同月23日光速开始正式实行,其效率之高可以看出政府对于此事的高度重视,但法案制定的粗糙程度也让业内人士叫苦不迭。既然本意是保护18、19岁的(前)未成年人,那么为何要给整个行业各个年龄段加上一道难以解开的枷锁,目前仍是未解之谜。

4

压倒成人片演员们的,不止是AV新法。

今年年初,日本政府正式引进消费税“发票制度”,并于计划于2023年10月正式实行。日本的税收模式较为复杂,简单来说,发票制度的意义在于调整现今的税收模式,而对于小规模从业者来说,他们正是被调整的重点关注对象。

此前年收入低于1000万日元的从业者会被认定为免税事业者,自己应当缴纳的消费税会由企业承担。但在发票制度实行之后,免税事业者的概念被取消,不管收入如何,都必须亲自支付日本政府规定的10%左右的消费税。

收入惨淡的日本动画人在前阵子曾集体公开抗议发票制度

参演成人影片的演员们在此前大多同属免税事业者,毕竟竞争激烈的这一行要做到头部赚大钱不是件简单事,前文提到的金苗希实这类的个人从业者也不在少数。而在发票制度之后,收入本就不算太健康的她们面临着一笔突如其来的额外支出。

同时,发票制度带来的弊端还远不止于此。

在相应的税收基准说明中,日本政府规定了针对书籍、杂志以及生活必需品一类产品的减税政策。

减税当然是好事,但问题在于,究竟哪些物品能算在这些所谓的“生活必需品”里,还得看政府的一家之言。

日本前内阁菅义伟曾重点强调色情杂志属于“有害书籍”

近年来,关于“由政府单方面决定所谓的有害内容”是否违反日本宪法第21条第1项“表现自由”及第2项“阅览禁止”一直是值得讨论的话题,而在发票制度决定实行的当下,形势已经刻不容缓。为此,整个业界打着表现自由的旗号,连带着AV新法一同抵制,试图用自己的力量拯救这个行业。

表现自由是很暧昧的说法,日本律师阿部由羅从另一个方面探讨了AV新法是否违宪

由现役AV女星中山美里组织发起的签名活动在两周之内吸引了各行各界的人士关注,眼下参与人数已经逼近1万人的目标,想必马上就能切实推进自己的计划;

而人气女优天使萌(天使もえ)也冲锋在第一线,用自己35万粉丝的推特账号与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议员、律师激情对线。

“如今正是业界历史即将改变的瞬间,同时也是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了解了行业现状的部分议员也高举正义之旗,希望能唤醒日本法律界,让更多人关注到这群本不该被歧视的特殊从业者。

这位议员的街头宣讲的“决战之地”选择了秋叶原

不只是日本本土,来自海外的无关人士在得知此事后也打上了自己看不懂的语言的标签,用真情实感抵制着这条不合理的新法。

“性工作也是工作”

她们的努力与行动是否能改变行业现状、甚至是撼动日本法律,我们尚且不得而知。但这群无辜的AV演员,只因从事着这份不太普通的职业便被一纸文书弄得濒临失业,似乎并不是现代法治社会中应该发生的事。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mboot.com/a/mianfeishipinwangzhan/2022/0724/208.html



标签

友情链接